雨画青山

慎!黑历史集中地,杂草丛生

[斯芬缇特]愿望

*
“斯芬托斯君,大半夜的,你要出门吗……?”
“阿……阿拉丁!你醒着啊,这么说之前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是装睡的?!”
“才没有是斯芬托斯君在找东西太吵了疼疼疼疼好难受要喘不过来气了呜——”
来自哈利奥巴布徳的室友看着阿拉丁装出来的可怜样子,松开手叹了口气,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干脆把油灯点了起来。库库尔坎蜷成几圈在床头睡得正熟,一本“辛巴德的冒险”被扔在床单上,是从阿拉丁的行李中翻找出来的,而斯芬托斯果然已经换好了外出的服装。
“之前,那个,马露珈不是说想要的圣诞礼物是冒险书吗……抱歉阿拉丁,只能先拿你的书了,晚上回来的时候书店就已经关门了,之后会还你一本的。”
斯芬托斯做了一个阿拉丁不认识的手势,大概是哈利...

[亲子分]love apple

刚发lof就发现木桃生日,当做生贺好啦,生日快乐嗯……说实话差距太大好怕。


-本文与事实非完全关联,一切为作者的胡思乱想。


***

那是来自地狱的果实。

他从未知的世界探险回到故乡,将黄金上缴国家,宝石分给船员,只留下一袋种子,种出又红又大的果实。

第一个人吃了之后呕吐不止,最终脱水而亡,第二个人吃了之后昏迷不醒,直至生命终结,第三个人吃了之后活了下来,但永远丧失了健全的灵魂。他们说那是来自地狱的果实,而他则是将果实从地狱带到人间的恶魔。

他带着那些种子,离开祖国,翻山、跨海,一路向人们传播从新大陆带回来的宝藏,胆小的人听信传闻,将他赶出自己的故乡,勇敢的...

[亲子分]泛黄的书页

-欧洲杯的返文。原本计划亲分赢就练习开车,输就写一篇枯燥偏沉重的,我就知道板鸭药丸。

-本篇的比赛内容基于事实与传闻,但没有任何贬低意大利及其球队的意思,不科学的地方请原谅我吧,足球和历史两个都不精通。

-有暗示独伊、奥洪注意。

***

摘自《罗维诺·费尔南德斯自传》:

第一次接触足球是在我刚遇到安东尼奥不久。

我很小的时候和家人在格尔尼卡走散,没过多久就被送到了孤儿院,那时候只知道自己叫罗维诺,是意大利人,而且有个弟弟。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是爷爷抛弃了我,只带费里西安诺回去,因为费里西安诺继承了他的歌剧天赋,而我什么也没有。后来安东尼奥告诉我,他总是和我们的单身母亲...

[亲子分]成年礼物

-角挂件梗。

-参考资料1参考资料2

***

罗维诺最近心情很差,不止是因为已经接近18岁,他从外表看起来还依然完全是个人类,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安东尼奥突然和费里西安诺走得很近。起初那个混蛋只是经常出神地盯着费里西安诺漂亮的羊角,后来他们似乎开始单独谈论一些事情不愿让他知道,就连今天生日派对的迟到都赶在一起。

他不断试图说服自己不能仅仅因为这样就感到难过,就算安东尼奥不像其他人那样忽略他的存在、甚至对他比对费里西安诺更加热情和耐心、有一对好看的牛角、怀里很温暖、嘴唇很柔软……说到底他们也只是隔壁邻居的关系而已。

像他们这样的种族,「半兽」在社会地位上要比人类要高出很多,而外表上和...

[sp金银]电话

 -原作世界观,金和银已经交往设定。
***
春末与夏初边缘的晚上,虫系精灵开始逐渐喧闹起来,不远处常磐森林的虫鸣成为银这一个秘密基地的主旋律,最初只是几声低鸣,过几天又有轻快嘹亮的声音加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可以奏出一首活泼的乐章。
银放下将长发擦得半干的毛巾,并阻止乌鸦头头想要用「热风」来帮助主人把头发彻底弄干。
训练师之家在一个月前开放了。受到绿前辈与黄的邀请,与训练师们对战切磋,作为旁观者为训练师们提出建议,银一直在尽力帮忙,自己也在和别人对战、观看别人的对战中积累了经验,还结交到了蛋白质超人omega的同好(居然真的有红色的暴鲤龙!男孩子们用梦幻的眼光看着他的精灵。)
而金那家伙...

[亲子分]许愿池

-买.春团梗预警,脑洞来自这里

-微量独伊。


邂逅

***

罗.马一定是个会发生奇迹的地方。


我第一次来到罗.马的时候只有17岁,四月的季节说春不春、说夏不夏,父亲那有些不合身的单薄外衣为我抵着凉风,布料在我的胳膊上摩擦着,但是头顶的阳光又毫不客气地烤着我的脸,就像在我的家乡,阿.尔梅里亚乡村的一亩农田里。

我坐在西.班牙广场的台阶上打开午饭——一个番茄和两块吃剩下的速食披萨,然后一名少年,一个看起来比我小个两、三岁的男孩从下面冲了过来,把我的午饭撞掉在地上。番茄顺着阶梯骨碌骨碌地滚下去,他们说一共有一百三十七阶,顾不上我的番茄,我不由自主地回头去追寻突然从我身边闯过的人...

[sp金银]黎明

***
在沿海的公路上,年轻的警察提了提车速,甩开时速180KM的同僚们,朝着逐渐消散的漆黑冲刺。
他不知道那个小偷的车速,只知道开起车来应该很不容易,因为半小时前他刚朝着那人右侧的小腿上来了一枪。
开枪是为了限制对方的行动,他知道对方很清楚自己会这样做,就像他不会知道红发的少年只有一个人的子弹不会去躲避。
他在跨海大桥的中段发现了目标,那辆小轿车以失控的状态撞破老旧的围栏,一小截车身已经离开地面。他惊异于事故现场,仅仅是腿部有伤的人轻易让方向盘失控,然后强力的刹车——也许是熄火,让车和他的主人处于命悬一线的现状。
他极其小心地靠近,生怕车子里的人看到他之后做出不可挽回的冲动举动,但是车里的人只是平静地...

[新风]桑拿

***
风间简直后悔死和新之助打这个赌。
“先出去的人就要追求另一方哦。”
结果是两个人在桑拿房里面呆了半个小时。
竞争心再强的自己也会挑选比赛的,明明可以像平时那样“幼稚死了,谁要和你玩这个啊,已经时间够长了,我先出去了”,但是因为这是个无论谁赢都会变得很有趣的提议,也因为累积了……10年的不甘心,还是激起了他的竞争意识。
风间知道新之助不是在开玩笑,但也只会将结果持续一周,然后玩累了恢复平时的关系,仅此而已。
不如说他已经不再把新之助的玩笑当做玩笑,或者认真当作认真了,对于这个人并没有玩笑与认真的界限,除去某些时候,比如自己忘带回家钥匙新之助赶过来陪他时,比如把在补习班的朋友面前装不认识的自己从雨中接...

[sp金银]人鱼与少年(番外)

本篇

——无限循环的他喜欢上了同一个人,那么你喜欢的无限循环的他是否是同一个人?

“喂silver,你怎么哭了?”

——是喜欢他的你和他无限循环被整个世界抛下,还是连世界都和你们一起无限循环?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问出问题的姐姐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姐姐。

——姐姐不会离开你的,因为我只有这一个弟弟呀。

姐姐。

“silver?”

姐姐不见了。

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这就是唯一的变化吧。

***

正篇【前方画风突变】


大木老头也有不锁门的时候?真难得!八成又是在搞研究入了迷吧。

大木幸成是来自关东的一位博士,因为某些原因突然来到位于若叶镇的第二研究所。多亏...

[sp金银]人鱼与少年

少年金x人鱼银


***
他被海浪声吵醒。
什么啊……晕过去了吗。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块礁石上。
猛然回过神坐起来,才发现有一个长发的人背对着自己靠在礁石上。
那个人的头发比在他面前燃烧起来的晚霞还要红,长长的一半散落在海面,那个人的肩与脖颈白得不像经常出海的人,漂亮的骨骼勾勒出迷人的线条,最特别的是,那个人的耳朵,那绝不是人类的耳朵,是银色的、像是……鳍一样的……鳍?
你是人鱼吗?
在问出口之前对方发现了自己已经醒来并转过身——
那是一名男性。
一名有着介于未成年与成年边缘面庞的男性。
五官比他的背影和晚霞加起来都好看。
还有那一对银色的、摄人心魂的眼睛。
他被惊得忘掉了马上脱口而出的疑问,那一对银色、摄人心魂的眼...

1 / 2

© 雨画青山 | Powered by LOFTER